追寻光明的记忆

来源: 中国电力新闻网作者: 日期: 18.09.17

追寻光明的记忆

汪建武

  说起电网,可真与我有缘,我的父亲是一位电力工程技术人员,20世纪70年代初期,我家就住在位于东门头的县供电所院内,我刚朦胧懂事,知道父亲上班总是来回奔跑于供电所与金家岭电站之间,当时黟县全城仅有供电所内的一台320千伏安变压器供应全城,由于未通网电,仅靠金家岭电站发电,枯水期或电站需要维修不能发电时,县供电所内就用柴油发电机发电,由于功率有限,只能供应本部和通过专线供应县招待所、县革委会(县委)两处重点地区。柴油机发电就不能像水电那样长时间运行了,从18时至23时,快要停机时,电灯会闪3下,就是提醒即将停机,让人做好准备。

  20世纪70年代末期,父亲又奔波于黟县城关35千伏变电站的施工现场,我目睹过当时城关变电站施工的情景,当时由于没有吊车、挖掘机等机械设备,工地施工用电还要靠不稳定的小水电,建一座变电站所耗工期远比现在要长。

  1979年1月19日,黟县城关35千伏变电站建成投入运行,黟县正式通了网电。到了1986年,县城周边的乡村大多数已通电。那年,电力公司施工了一项大型工程,就是架设黟城至红星35千伏线路,红星至柯村的10千伏线路,结束了山区红星、柯村2个乡无电的历史,虽然我未能亲历当时的情景,但是从工程量来看,动用的人力、财力、物力已创当时之最。

  1987年9月,我进入了电力公司,分   配在外线班从事外线工作,参加的头一个工程是红星乡同川村10千伏线路架设,在这项工程我学会了登杆,可以从事一些电杆上的简单作业,对电网知识也有了初步的了解。同川工程结束后,我又参加了我县最后一个无电乡———宏潭乡10千伏线路架设工作,线路走向是美溪至宏潭。

  在宏潭乡通电的当晚,当地百姓放起了鞭炮,喜庆的气氛像是过除夕,那时那刻,我的心情也十分激动。以后的几年里,我和班组其他人员一起,转战于山区4乡的各个村庄、划去了一个个无电村的名字,当我县的最后一个村———宏潭乡塘田村通电时,我县的村村通电工作已走到了全省前列。

  到了1996年,全县通电虽然完成,新的问题、矛盾又日益显现出来,城区供电的0.4千伏线路与10千伏线路同杆架设,线径细,线损高,供电质量差,安全系数低,居民用电为合表,与日益发展的城市建设和不断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形成了反差。

  当时的农村用电情况也是突出问题,电力公司供电至各村庄台区,按配电房内总表收费,台区低压出线则由乡电管站或村电工管理,尤其美溪乡,供电由于是从池州接收过来的,供电方式是采用高供高计,互感器以后全部电力设施均由美溪电管站管理,还有木电杆用作10千伏线路,整个农村电网可以说是安全隐患重重。加上电压不稳,管理体制不合理,造成电费   偏高,加重了农民负担,制约了农村经济的发展。

  1998年,党中央、国务院关于城乡电网改造政策的春风吹绿了神州大地,黟县城乡电网改造工程也全面铺开,我和单位的许多同事们投身到电网改造当中,亲历了黟县电网发生的变化;黟县110千伏变电所建成,一座座高高耸立的铁塔首次出现在已通网电20年的黟县,并广泛为使用在35千伏线路上,城区10千伏线路由原来一路出线改为二路出线,线路走向形成双层环网供电,原来的9米电杆换成了15米和18米,全县所有10千伏线路进行了全面改造,所有0.4千伏线路全面重新架设,所有用户进行一户一表改造,由供电公司供电到户,取消了中间环节,提高了供电质量,消除了安全隐患,减轻了农民负担。

  到了21世纪,全县农村电网改造工程全部结束,当时百姓感受最深的是:灯   比以前更亮了,各种家电进入百姓家中,生活幸福指数有了显著提高。此时的黟县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:新农村建设、旅游业兴起、各类招商引资项目落户黟县、工业园的发展和不断改善的居民生活水平对用电有了更高的需求。“经济发展,电力先行”,黟县供电公司迎着电网“一强三优”的目标前进,取得了辉煌的成就:楠玛220千伏变电站、宏村110千伏变电站正如火如荼地施工当中,35千伏变电站由原来的2座增加到现在的9座,而且全部实现了双回路供电和智能化远程管控。全县所有10千伏、0.4千伏线路进行了绝缘化改造,所有计量电表实现了远程集抄。

  暗线改造,不仅还古村落一片洁净,而且大大增加了供电容量。农网改造升级,打造“精品台区”为农民致富奔小康提供了电力保障。“阳光五行”,电力工作者们把电力春风带向了田间、茶园、景区、社区、园区,“人民电业为人民”深入千家万户。

附件:

策划: 黄颖 艾俊平 张子魁 执行:赵雅君 李梁 设计:李大蓬 张方方

Copyright中电传媒新媒体编辑部版权所有